刘复兴 檀慧玲


  [摘 要]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创新发展摆在五大发展理念的首位,提出了实施教育创新的迫切要求。教育创新是创新发展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基础,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是教育创新的核心内容。我国的教育创新系统尚未全面纳入到国家创新体系中,教育领域也还未形成全面、系统的教育创新政策体系。在创新发展的大背景下,实施政策与制度创新是推进我国教育创新的关键举措,创建“5+1”的新国家创新体系、科教合作培养创新人才、探索新的人才培养模式、建设高素质的专业化教师队伍等是建设系统的教育创新政策体系的可行之路。


  [关键词] 教育创新;创新型人才;国家创新体系;政策体系


  [作者简介] 刘复兴,北京师范大学/西北师范大学教授,西北师范大学副校长;檀慧玲,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讲师 (北京 100875)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不仅重申了十八大提出的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举措,而且将创新发展摆在首位,这标志着创新发展已经成为我国的核心发展政策和重大战略部署。教育创新是创新发展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基础和核心内容,实施政策与制度创新是推进我国教育创新的关键举措。实施创新发展和教育创新,亟待建设系统化的教育创新政策体系。


  一、教育创新是创新发展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基础


  (一)教育创新是创新发展的基础


  2014年6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科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党的十八大作出了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部署,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这是党中央综合分析国内外大势、立足我国发展全局作出的重大战略抉择。”[1]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创新和创新发展的系列讲话,确立了我国实施创新发展战略的重大政策方向。


  创新是当今世界的趋势。进入21世纪特别是后金融危机时代,自主创新能力成为世界各国综合国力竞争的核心要素。知识经济、全球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已经成为世界发展的基本趋势,国家之间的竞争日益体现为以自主创新能力为核心的综合国力的竞争。在这样的背景下,反思和革新传统发展观已成为一种历史潮流。在从传统发展观历经科学发展观到提出创新发展理念的过程中,全球的产业链条加速调整,以知识和技术创新为基础、以产业结构升级为主要内容的新发展方式已被普遍接受。世界主要国家都将创新作为提高国家竞争力的重大战略,纷纷谋划和建设自己的国家创新体系。


  创新也是我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一是我国人口目前正在快速老龄化。2014年,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1 242万,占总人口的15.5%,65周岁及以上人口13 755万,占总人口的10.1%。[2]根据联合国发布的最新预测,到2050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将达34.1%,远远高于大部分发达国家。[3]在快速老龄化背景下,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所依赖的低成本劳动力带来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必须转向依靠“教育红利”或者“人才红利”推动经济增长。二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社会高速发展所积累的社会与民生问题集中显现,传统发展方式已经不可持续,产业结构和发展方式亟须转型。三是无论从人才培养、科研水平还是全球竞争力等方面来看,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仍存在较大差距。据《2015—2016年全球竞争力报告》统计,中国“全球竞争力指数”排名为第28位。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2015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中国“创新指数”排名为第29位。面对这些新的复杂问题,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必须尽快改变经济社会发展战略。中国的发展需要从要素驱动、效率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需要从世界工厂转变为世界的实验室,需要从“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智造”,需要从高成本、高能耗的单一GDP增长模式转变为“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与共享发展”的模式。


  教育是培养人才和增强民族创新能力的基础,必须放在现代化建设的全局性战略性重要位置。[4]在建设创新型国家进程中,教育起到基础性、先导性、全局性的作用。[5]“建设创新型国家,教育是源头,人才是关键。”[6]世界经合组织(OECD)在其《国家创新体系》报告中指出,创新是不同主体间生产、传播和应用不同类别知识过程中方向复杂的互相作用的结果。[7]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主体在创造知识的大系统内彼此如何发生作用,这些主体包括政府部门、企业部门、科研部门和教育部门,它们在各自范围内各司其职,并且协同合作,组成一个网络系统,推动国家创新体系的协调运行。[8]而且,作为教育核心功能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等方面既是创新发展的核心内容,也是国家创新体系中发挥基础性和纽带作用的重要因素。可见,教育创新在创新发展和建设创新型国家进程中的作用是基础性的、不可替代的。


  (二)创新型人才培养是教育创新的核心内容


  本文所说的教育创新,主要是指在创新概念提出和创新型国家建设的背景下,教育系统与企业创新、非企业创新(如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组织创新、科技创新)和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等其他创新系统之间以及教育系统内部各要素之间基于一定的价值观、在相互作用过程中所发生的一系列理论、制度与实践层面上的变革。教育创新的内容主要包括教育理论创新、知识创新、人才创新、教育管理创新、文化创新和提升教育的国际化水平。


  教育创新的核心任务是培养创新型人才。人的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社会现代化和教育现代化的基本和核心。人才培养是教育的根本任务。在创新驱动发展的时代,如何培养创新型人才更是现代化教育必须要回答的问题。现代化人才的核心素养之一就是创新精神与创新能力。《教育规划纲要》就已经提出了培养“创新型、复合型、实践性人才”以及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迫切要求。近日正式发布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则明确提出我国学生发展的6大核心素养,即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学会学习、健康生活、责任担当、实践创新。[9]


  在学生核心素养培育日益受到重视和创新已经成为国家、社会发展新动力的现代社会,教育必须要以培养创新型人才作为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方面,就基础教育来说,在培养创新型人才过程中,基础教育具有鲜明的基础性、奠基性作用。早期教育的理论和实践研究表明,人的创新性向的发展早在人生的婴幼儿时期甚至胚胎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在基础教育中,高中阶段教育对于创新型人才培养具有关键作用。尽管高中阶段并不像高等院校那样直接培养科学家,但从生理和心理发展阶段看,创新型人才的创造精神和创新能力培养,主要是在高中阶段奠定的基础。另一方面,就高等教育来说,高等院校在国家创新体系中主要具有人才创新、知识创新和技术创新三大功能。[10]其中,人才创新是高等学校的根本任务和核心功能。人才是一切创新活动的主体,没有人才的创新,就不可能有整个国家的创新。对于高等教育来说,人才创新就是要培养更多的创新型人才。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要培养富有时代精神的创新型人才,核心途径就是不断提高高等教育的教学质量和有针对性地进行创新创业教育。前沿知识创新与技术创新是进行人才创新的前提和基础,知识创新依赖教师和研究生的科学研究,而技术创新则必须通过产学研合作与校企融合来实现。提高高等学校教学质量,进行创新创业教育,加强科研创新和实施产学研合作、校企融合,是实现人才创新的必备要素。


  通过教育创新来培养创新型人才,已经逐渐成为世界主要国家实现其创新战略目标的核心措施。在这方面,以北美和北欧等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美国在2004年《国家创新启动计划》中明确了实现创新的三种途径,即“人才”、“资金”和“基础设施建设”,突出了创新型人才培养的重要意义,为教育创新提供了有力支撑。德国也推出“教育起飞”等三项人才培养和动员计划,不断加大人才培养投入,以此作为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根本。芬兰政府早在 20 世纪 90 年代,就建立了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结合、创新型人才培养为主线的创新体系,其国家创新战略的核心是通过教育创新和大学改革大幅提高国家创新力。日本政府高度重视以人才培养为核心的教育创新工作,通过国家层面深化大学改革来培养拔尖创新人才,通过在教育领域加大投入,促进技术创新活动的开展。


  二、科学认识和处理教育创新与国家创新体系的关系


  近年来,随着创新发展理念和教育创新理念的提出,我国围绕创新型人才培养这个关键环节,在教育领域实行了一系列改革。如陆续提出了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建设人力资源强国战略和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要求,基础教育领域坚持推进素质教育,高等教育领域坚持提高质量,推进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实施了高等学校教学质量与教学改革工程、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实验计划、“五个卓越人才培养计划”、试点学院改革项目,等等。尽管提出了许多明确的政策要求和推进了一系列改革计划,但在教育创新的各个系统和要素之间还存在彼此难以协同的现象,还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教育创新领域自身及其与现有的国家创新体系之间尚未形成完整的、完善的、高度融合的政策体系。特别是教育创新目前尚未全面纳入国家创新体系,教育创新的基础性、动力性作用尚未得到充分发挥。


  按照OECD的分类,国家创新体系包括知识创新体系、技术创新体系、知识传播体系和知识应用体系四个主要部分。[11]2006年,全国科技大会颁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提出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并设计了一个国家创新体系的框架。在这个框架中,我国国家创新体系包括知识创新体系、技术创新体系、国防科技创新体系以及区域创新体系和科技中介服务体系。


  按照《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描述,这五个部分都具有特定结构和功能指向,其中只有知识创新体系与教育领域具有直接的明显的关系,且主要涵盖了高等学校尤其是高校之中的研究型大学。这样一个国家创新体系的设计具有明显的弱点,主要表现为,五个系统中各子系统之间缺乏深度融合,存在创新动力不足、各股创新力量各自为战、绩效不显著,资源投入分散、不充分,难以形成合力等突出问题。导致问题的根本症结有两个:(1)目前国家创新系统中的各个子系统之间,没有形成协同创新的工作机制;(2)没有一个可将五个系统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纽带,没有体现教育这个领域的核心要素与五个系统之间的实际上存在的密切联系。关于第一个症结,我们已经通过实施“2011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至少是得到了缓解。而第二个症结迄今为止始终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和国家创新竞争力提升的一个主要问题。


  实际上,教育领域的核心要素与现有的国家创新体系的五个部分之间具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见图1)

                                                                                                                                                                                                                                                         

 图1 教育创新与我国现有国家创新体系的关系 


教育的核心价值在于为其他创新体系和主体提供前沿知识、创新型人才以及孕育创新所需要的先进文化。前沿知识、创新型人才、创新文化这三个核心要素,就像一条坚实的纽带,把知识创新体系、技术创新体系、国防科技创新体系、区域创新体系、科技中介服务创新体系有效地连接起来。如果缺少了这三个核心要素的支撑和连接,很难想象一个创新系统能够正常运行,更不要说能够不断优化和发展了。同时,教育系统特别是高等学校的科技研发及其成果转化又是技术创新体系和管理创新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其中,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是支撑国家创新体系高水平运行和不断优化的最本质、最核心的要素。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教育创新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是连接现有国家创新系统各个子系统的纽带,它是创新发展和创新型国家建设的坚实基础,也是创新型国家建设在教育领域的一种实践创新。


  基于教育创新的重要地位、我国现有国家创新体系存在的弱点以及教育创新领域还未形成系统政策体系的现状,在创新发展的大背景中,我国的教育政策活动必须做出主动的、系统的、前瞻性的反应。我们必须通过体制改革,充分释放社会创造力[12]。必须关注创新问题,必须认真研究公平与创新的关系,必须着力于建设创新优先的教育政策体系,必须着力于建设有利于促进系统教育创新活动的教育创新政策体系,以推动建设与现有国家创新体系紧密联系、相辅相成乃至高度融合的教育创新体系,最终形成以知识创新为基础、以技术创新为龙头、以创新型人才培养为核心的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和教育、科学研究自身发展规律的国家创新体系和宏观科教管理新体制。


  在原有国家创新体系所包括的“知识创新体系、技术创新体系、国防科技创新体系、区域创新体系和科技中介服务体系”五个部分的基础上,把教育创新体系作为第六部分,有机地嵌入到原有的国家创新体系中,建设新的“5+1”国家创新体系。(见图2)


                                               图2 “5+1”的新国家创新体系


这里所谓“嵌入”的意思是,一方面教育创新体系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部分,成为国家创新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充分发挥基础性、动力性作用。另一方面教育创新体系以其特有的知识创新、人才培养创新和文化创新要素成为连接“知识创新体系、技术创新体系、国防科技创新体系、区域创新体系和科技中介服务体系”五个部分的纽带。再有是利用人才培养和文化建设为国家创新体系的运行和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在新的国家创新体系中,还要注意明确不同国家创新主体的分工,建立不同创新主体之间的沟通网络,建立区域教育创新中心及联动机制,优化高等教育布局结构,并注意以现代互联网技术为基础,构建起知识创新、技术创新与人才培养一体化的新的国家创新体系。


  三、建设我国教育创新政策体系的基本要求


  (一)推进科教融合,合作培养创新型人才


  应及时采取科学的政策和制度安排,改进当前科教分离的体制,发挥优势、克服劣势,推进科研系统与教育系统的融合,探索具中国特色的科教融合路径,加快促进创新型人才培养。要建立跨部门合作机制,建立尽可能融合科研系统和教育系统的宏观科教管理体制;在实践中淡化领域界限,充分发挥协同创新中心的作用,促进科研院所与高校的实质性合作,高校特别要重视基础研究,并努力在科研实践中培养创新人才;推动组织战略转型,建立具有实际可操作性的“旋转门”制度,以融合为导向促进科研组织和教育机构的共同改革;重视建设多层级的资源、信息共享平台,建设完善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政府和企业一体化知识创新网络,形成免费共享与有偿使用相结合的知识、信息资源使用机制。


  (二)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培养拔尖创新人才


  高等教育是培养创新型人才的主阵地。在我国高等教育从规模扩张过渡到提高质量的进程中,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与一流学科,是培养创新型人才的必然要求。要改革大学的拨款制度,逐步从按学生规模拨款过渡到按大学发展的绩效进行拨款,激励大学控制规模,提高质量。要稳步改革高考制度,在保障基本教育公平的基础上,重视创新型人才的选拔和培养,构建人才培养的立交桥;以人事制度、科研评价制度改革和有利于创新的大学文化建设为核心,推进大学综合改革;持续提高大学的国际化水平,加强双向的国际学术交流,充分利用国际化进程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中、在关注教育公平的过程中,务必要保留和发展“精英教育”的传统,重点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和各级各类高层次人才。


  (三)重视基础教育在培养创新型人才中的奠基作用


  基础教育在培养创新型人才中具有基础性、奠基性作用。创新型人才的培养不是高等教育的专利,实际上从人的早期教育阶段开始,创造性的培养就开始了。其中,高中阶段教育在培养创新型人才方面具有关键作用。所以,要特别重视早期教育阶段、义务教育阶段、高中阶段的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协同育人在培养创新型人才方面的重要性。应逐步建立系统的创新型人才鉴别与选拔机制,尽早发现具有创新性向的人才,并进行以家校协同为基础的追踪化系统培养。严格遵守《教育规划纲要》的要求,开全开齐高中阶段课程,为创新型人才成长奠定综合的知识基础和广博的文化积淀。切实加强学校体育美育工作,发挥体育、艺术教育在培养创新型人才中的特殊作用。重视大中小学以及幼儿教育在培养创新型人才方面的衔接,特别是高中阶段与大学教育的衔接,提供创新型人才早期发展和健康成长的有利环境和条件。


  (四)改革人才培养模式,建设系统化的创新人才培养体系


  各级各类学校应全面贯彻落实《教育规划纲要》关于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基本要求,在教育教学中真正做到“学思结合、知行统一、因材施教”,把社会责任感、创新能力、实践能力的培养融入各种教学内容和活动中,推进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的变革,探索多种培养模式。注重培养学生具备综合的知识结构,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具有从事创造性劳动并取得创造性成果的能力,如终身学习的能力、学思结合的能力、独立探究的能力、知行统一的能力、合作的能力等;注重按T型素质结构培养创新型人才。[13]积极推进课程教材与教学改革,改革教学内容呈现方式,改革教学制度,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改革教学系统。要促进学校与家庭、学校与企业、学校与社会、学校与政府以及大中小学与幼儿教育之间的协同育人,特别是要注重建设系统化的创新型人才培养体系,把实施素质教育,开展动手、动脑和联系社会的实践活动,进行通识教育,培养社会责任感,促进学校与家庭、学校与企业、学校与社会以及大中小学与幼儿教育之间的协同育人,推进课程教材和教师教育改革,进行有利于创新的文化变革等方面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创新型人才的系统化的培养体系。(见图3)

                                             

图3    创新型人才培养体系


  (五)建设一支富有创新精神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


  只有富有创新精神的教师才能培养出创新型的人才,推进教育创新必须着力于建设一支富有创新精神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要坚持立德树人,培养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的德才兼备“四有好老师”。[14]坚持不断提高教师学历标准,提高教师队伍的专业化水平,破除幼儿教育、基础教育教师学历可以低一点的传统观念,吸引高素质、专业化老师到幼儿教育和基础教育任教。坚持利用信息化、国际化和终身学习的途径,培养富有创造精神和创新能力的教师队伍。逐步实施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破除论资排辈的陋习,使年轻有为的教师脱颖而出。要坚持建设开放的教师教育体系,克服封闭师范教育体系的弊端,推动教师教育综合发展和开放发展,充分利用师范院校的开放发展和综合化进程反哺教师教育,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和人才的竞争力。不断提高教师待遇,引导、激励教师追求卓越,并善于引导全体教师不断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汲取教育改革创新的勇气和营养。


  (六)重视在全社会推进科普教育


  “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15]不断完善素质教育体系,把科普教育作为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加快科普教育在中小学教育中的制度化、系统化和普及化,并探索把科普教育内容纳入学校教育评价体系的可能性;充分利用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系统推进科普教育,充分利用博物馆、图书馆、少年宫等校外教育机构的优质资源推进科普教育,并通过家校合作、政校合作、校企合作来提高科普教育效果;在科教融合的整体进程中,积极推进科研与教学融合、科研工作者与教育工作者合作,特别是广大科技工作者要“以提高全民科学素质为己任,把普及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倡导科学方法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16];重视科普读物的写作、出版和传播。改进科研评价制度,把科普读物、科普教材、科幻文学作品等纳入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绩效评价中,建立公益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科普读物、科普教材、科幻文学作品出版制度;借鉴历史和国外经验,建立系统的青少年科普实习、实践、实训基地制度和相应的保障制度,确保实施科普教育的积极性和科普教育的实效性。


  (七)推进有利于创新的文化变革


  文化是创新的灵魂和土壤,“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17]。创新文化是教育创新和培养创新型人才的土壤,教育创新依赖于创新文化建设。应致力于营造创新性的课堂文化,根据创新型人才培养的要求创新教学制度安排,注重培养学生创新思维、批判性思维和动手动脑解决问题的习惯和能力。凝练彰显学校精神、历史传统和时代要求的学校文化,将创新文化作为校园文化建设的核心内容之一。建立健全激发创新意识、优化创新环境、鼓励创新思想和创新行为的社会制度体系,培育有利于创新人才脱颖而出的社会文化,形成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良好社会风尚。


  ————————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 在中科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N]. 人民日报,2014-06-10.


  [2] 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R]. 北京:民政部, 2015.


  [3] 《中国城市发展报告(2015)》[R]. 北京:中国市长协会, 2016.


  [4] 江泽民. 在庆祝北京师范大学建校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 人民日报, 2002-09-08.


  [5] 刘川生. 教育创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根本动力[N].光明日报, 2009-06-03.


  [6] 胡锦涛. 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的讲话[N]. 科技日报, 2006-01-10.


  [7] OECD.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R]. http//www.oecd.org. 1997. 7.


  [8] 李东. 美国的国家创新体系[J]. 全球科技经济瞭望,2006,(3).


  [9] 北京师范大学大学课题组发布:《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EB/OL]. http://edu.people.com.cn/n1/2016/0914/c1053-28714231. html,2016-09-13.


  [10] 周绍森. 科技创新论[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2. 326-328.


  [11] 路甬祥. 建设面向知识经济时代的国家创新体系[N].光明日报, 1997-07-13.


  [12] 陈宝生. 政治体制改革在深化[J]. 求是,2016,(5).


  [13] 林崇德. 创造性人才特征与教育模式再构[J]. 中国教育学刊, 2010,(6).


  [14] 习近平. 与北京师范大学师生代表座谈时的讲话[N]. 人民网,2014-09-09.


  [15][16] 习近平. 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而奋斗——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N]. 新华社,2016-05-30.


  [17] 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EB/OL].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1-10/25/c_122197737.htm,2011-10-25.


  (下转第39页)


  ——————————


  * 本文系2014年度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科研领域综合改革研究”(项目编号:14JDXFW02)的阶段性成果。


   


  


 


             On Establishing Policy System of Education Innovation in China 

                                  Liu Fuxing & Tan Huiling 

Abstract: The Fifth Plenum of the 18th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put five development concepts the first, which put forward the urgent requirement for carrying out education innovation. Education innovation is the basis of innovation development and constructing a creative country, which is also a key factor of cultivating innovative talents. At present, the education innovation system has not yet been fully incorporated in the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 neither has the education field formed a systematic innovation policy environment. Therefore, implementing proper policy and system innovation should be a major way to make the education innovation happen in the great context of innovation development. It is a feasible way to create new "5+1"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 cultivate innovative talents through science and education cooperation, explore the new talent cultivation mode, and construct professional teaching team . 

Key words: education innovation, innovative talents,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 policy system 

Authors: Liu Fuxing, professor of Faculty of Education,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 Vice President of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Tan Huiling, lecturer of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er of Assessment toward Basic Education Quality,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Beijing 100875)



2016年08月17日

欧洲国家资格框架:演变、特点与启示
教育行动的逻辑与教育理论创新

上一篇:

下一篇:

论建设我国的教育创新政策体系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